这一切只因为高衙内看上了林冲的老婆林娘子,这部电影的片尾曲就出自高衙内之手啊

这部电影的片尾曲就出自高衙内之手啊,《水浒传之英雄本色》观后感(二),除了梁家辉饰演的林冲、王祖贤饰演的林娘子、徐锦江饰演的鲁智深之外,这一切只因为高衙内看上了林冲的老婆林娘子

图片 6

《水浒传之英雄本色》是一部由陈会毅执导,王祖贤 / 梁家辉 /
徐锦江主演的一部剧情 / 动作 / 武侠 /
古装类型的电影,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观众的观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作为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之一,《水浒传》无论是小说还是影视作品看过的人都不在少数。而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由《水浒传》衍生出来的电影作品着实有不少,这部1993年由梁家辉、王祖贤等人主演的《水浒传之英雄本色》就是其一。

《水浒传之英雄本色》观后感(一):喜欢高衙内

图片 1

不要笑话我肤浅,不要笑话我没品,我只是很奇怪,那么才华横溢的单立文怎么老爱演写奸佞之辈?这部电影的片尾曲就出自高衙内之手啊!

大家都知道,早期的香港电影中,剧中的各种配角都是观众能叫出名字的演员来饰演的,这部《水浒传之英雄本色》也不例外,除了梁家辉饰演的林冲、王祖贤饰演的林娘子、徐锦江饰演的鲁智深之外,更有刘青云、刘洵、午马、惠天赐、林威等一系列知名演员加盟。

我那风流倜傥的西门大官人!他的无赖,他的坏笑,他的好色,他在老爸面前撒娇打滚,还高唱世上只有爸爸好,他只是个孩子,一个被宠坏的孩子。

图片 2

《水浒传之英雄本色》观后感(二):林冲真真英雄

在这部电影中,相比影帝梁家辉、刘青云,女神王祖贤,最出彩的其实是单立文饰演的一个配角——高衙内。单立文这个名字大家都不会感到陌生,毕竟在很早的时候,“西门大官人”之名早已如雷贯耳。

以前一直觉得梁家辉饰演的角色都是猥琐兼无厘头。看了英雄本色,不禁问那个是梁家辉吗,演得那么得出色。把林冲的儒雅,重情重义,迂腐演绎得淋漓尽致,令人动容。

图片 3

看完最后一幕,不禁感叹,林冲真真英雄,顶天立地男子汉。

剧中的高衙内简直是个极品,他的无赖,他的坏笑,他的好色,他在老爸面前撒娇打滚,还高唱世上只有爸爸好都让人忍俊不禁。平心而论,他只是个孩子,一个被宠坏的孩子而已。但就是这么个孩子,却让林冲恨得牙痒痒,这一切只因为高衙内看上了林冲的老婆林娘子。

《水浒传之英雄本色》观后感(三):本色中的本色

图片 4

不理解,我很不理解,我那是相当不理解啊!!!

为了得到林娘子,他撒娇让他爹高俅唆使陆谦陷害林冲,让一对本来生活得好好的夫妻分隔两地,甚至还当面嘲讽林冲:我抢了你媳妇,我还拿大炮轰你,你能奈我何?遇到这么萌贱萌贱的高衙内,也难怪林冲气得想打人。

为什么有120多人力荐“男儿本色”,而只有区区20人力荐这部本色之片…

图片 5

当然,我知道这部“水浒传之英雄本色”取代不了那部“英雄本色”,但是,可是,可但是,这部本色绝对比那部“少男本色”本色的多的多啊!

更极品的是,哪怕最后被林冲一枪劈成两半,临死之前还嘲讽林冲:我现在死了!你能把我怎么样?你们服不服我不知道,反正小编对于这个高衙内是佩服得不得了。

别的评论不多说了…

图片 6

就这句吧:这是一部别让我撞上,让我撞见的话,见一遍看一遍的好片!除了这部,还有“精武英雄”和“新龙门客栈”都是百看不厌!

看到这里,可能有很多观众都认为单立文只会演风月片和这种萌贱萌贱的角色,其实并不是这样的。现实中的单立文很有才华,梅艳芳最喜欢他的就是帅气和才气,他还去过我是歌手,只是太低调了,没人知道罢了。甚至这部电影的片尾曲就出自高衙内之手!那么为什么这么才华横溢的单立文怎么老爱演些奸佞之辈呢?这个问题可能只有他自己能回答得上吧。

《水浒传之英雄本色》观后感(四):爽性的鲁智深

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为人极为正直,深得朝庭器重,而且他古道热肠,甚爱结交江湖豪侠,常常以武会友,是名副其实的一个“武痴”,唯一的缺点就是为人处事过于率直,不懂官场丑恶,常得罪人而不自知。冲爱妻常常相劝,想丈夫脱离险恶官场,但冲决心为朝庭效力,无奈,冲妻只好望冲带眼识人。一日,冲在五台山巧遇花和尚鲁智深,两人不打不相识,越谈越投机。这时,林娘子被奸臣高逑的儿子高衙内调戏,冲本欲教训高衙内,被高逑手下陆谦暗中提醒,才未惹出祸事。怎奈,好色的高衙内和奸险的陆谦为得到林娘子,暗中布下陷阱,把冲逼上梁山。第一次看徐锦江演好人2333333333

《水浒传之英雄本色》观后感(五):长啸醉江湖,休叹儿女情长

这部电影真的很过瘾.

少有的大气派,看起来动人心魄,回味无穷.

无论从整个剧情,还是打斗场面,还是演员的表演,都值得细细回味,每看一次都那种豪情、悲凉在心中交织,不断的回荡。

自古英雄或傲立于世,或笑傲江湖,喧嚣背后总是难掩凄凉,所谓曲高和寡,又有谁懂那回转身的一幕凄凉,是孤独,是无奈,是遗憾。

若是真有那么一把剑,真想斩断这红尘中的点点烦事,不顾一切的去闯,去搏,哪怕伤痕累累,哪怕我就这样茕茕老去,这满腔的热情没有人懂过。

真想这样,说什么儿女情长,休提山盟海誓。

叹只叹我还是沦落在红尘中,只得个俗人的称号。

看鲁智深的流氓拳,荡气回肠,看他的快意恩仇,豪气如云,怎一个爽字了得。

看林冲持枪矗立的身影,难以忘怀,看他悲怆的心底,一步步从枪下走出时的坚定,震撼内心深深处。

看仇五临死那一瞬的豪迈。

看王祖贤说,明朝共醉碧云寺,今夜结成并蒂莲.因为某人永远记得她那句,“臭男人,臭男人,男人不臭就不叫男人了”。

看高衙内无人能敌的贱像,真的这部戏里面,单立文演的太好了,真的是传神,一看就想千刀万剐的样子。

听李克勤的《英雄故事》,心中的万丈雄气,油然而生,竟然是单于文作曲,真的是佩服了。

假如生命可以设计的话,我不要长衫,不要斗笠,不要长剑,不要足以湮没我一生的雨季,我只想活在这个世界里,给自己一个名字,再给自己一个江湖。

《水浒传之英雄本色》观后感(六):儿时险些错过的英雄本色

第一次看到《水浒传之英雄本色》的时候,还不大。那时,奶奶家附近的电影院张贴出大幅的海报,是手画的。当听到人们相邀去看“英雄本色”的时候,我还在暗暗鄙视之:英雄本色?不就是周润发演的,我早看过了。每次路过电影院的时候,从没有抬起头,看看高高的广告牌上,画的根本不是潇洒的小马哥,而是儒雅的梁家辉、莽撞的徐锦江和美艳的王祖贤……

直到两三年后,还是在奶奶家,我随便乱翻电视频道的时候,幸运地看到这部电影的开头,才知道这部电影的全名原来是《水浒传之英雄本色》。我在那一刻瞬间醒悟了,原来我错过了这部电影。

因为受到《新龙门客栈》的影响,我很喜欢看港产古装武侠片。我喜欢发生在清朝之前的电影,我在那时认为,一部好的古装电影,必然应该以凄厉的唢呐、轰乱的马蹄和嘈杂的背景中几局激扬的台词作为序幕。这意味着,整部电影中会充斥着飞天遁地、隔山打牛和美女如云。我喜欢这种浪漫。

恰好,这部电影的开头,古装、战马和几句有力的台词,让好奇心促使我继续看下去。那时还年幼的我居然已经奇迹般地通读水浒传2、3遍,我从来没有在脑海里勾勒出林冲、鲁智深会是什么样子。但这部电影让我觉得,林冲就应该是这样的儒雅、鲁智深就应该是这样的鲁莽。唯一遗憾的是,没有鲁智深倒拔垂杨柳桥段,而是改为推倒华表,可华表是应该立在那个地方吗?

那时,我知道梁家辉这个名字,但我看过他的电影却并不多,印象中感觉他好像并没有拍过古装片似的,他也不是像成龙、李连杰那样的练家子。但是,这部电影让我重新认识梁家辉。林冲应该就是他这个样子,武功高强,却看上去像个书生。书中所写的林冲豹头环眼,不然怎么叫豹子头呢,而环眼总是让我想起张飞。我头一次觉得书是不是写错了?

同样让我叹服的角色是鲁智深。徐锦江在这之前给我的印象一直是反派专业户,而这部电影中,花和尚的形象活灵活现,莽撞、搞笑和义气,让我好长时间没法接受其他的演员扮演这个角色,包括后来的央视版水浒传。但现在看来,徐锦江的身形还是单薄了些。

最让我惊艳的,自然是王祖贤的林娘子了。林娘子姓张,书中并未过多描写林娘子的美貌,只有在电影里,年少的我感觉自己的血液一部分冲到了头上,另一部分则冲向了相反的方向。忘不了那穿戴的白衣白裙,那言语间的善解人意,那中刀倒地的凄美。

最恨的角色是高衙内,但这个角色却相当的出彩,太贱了,尤其是唱世上只有爸爸好的时候。当看到高衙内要染指林娘子的时候,我攥紧了拳头,我知道剧情,但我不想看到那么漂亮的林娘子被那么贱的高衙内玷污,紧接着,陆谦的动作让我的心猛地揪了一下,但很诡异地,我舒了一口气。谈到陆谦,书中把陆谦描绘成一个没什么武力的狗腿,虽然他的职位是虞候,按照大宋官职来说比林冲地位要高,但一看便知是通过巴结上官得到的。电影中的陆谦却是林冲的敌手,气派凛然,一副枭雄之相,不爱美色,貌似也不爱金钱,他只爱权,想要取代林冲成为八十万禁军的武术总教练。陆谦心狠手辣,他太有心机,他知道林冲会逆来顺受地接受发配,所以为了消除一切林冲的烙印,必须斩尽杀绝,所以,暗中施手段让高衙内错手杀死林娘子,又留下仇五一命,逼得林冲殊死一搏。这个陆谦只想往上爬,为了达到目的,他出卖朋友,斩草除根,他做到了,他在电影画面中频频扶正那象征权利的乌纱帽,可临死时,一切都烟消云散了,他不明白,那顶乌纱太重,不是像他或像林冲这样的棋子带得起的。陆谦是个枭雄,即时枭雄,必有自己的骄傲。他看不起高衙内,因为以他的身手,在林冲将高衙内撕成两半时,完全可以救下那个贱人,但他没有,他不愿林娘子受辱,所以借刀杀人。电影中,这个角色改编最多,所以给我印象很深,改得好。

这无疑是一部较为精良的电影,武器的造型,赞;人物的服装,赞;四四八八不明觉厉的台词,赞。电影结束后,姑姑在旁边瞪着好看的双眼问我:这是电视剧吗?我一阵莫名地心酸,回答不是,但我多希望是电视剧啊。

前段时间偶尔想起来,又看了一遍,依旧觉得电影不错,仿佛感受到少时的心情,然而自己周围的一切早已物是人非。年纪大了,总是喜欢回顾过去了。

《水浒传之英雄本色》观后感(七):陈绘水浒

陈绘水浒

陈先发

一群打补钉的土匪

各怀冤屈,站立船头

时而青面兽杨志,时而

鼓上蚤时迁

104个男人,3个妇人

1个性别不明的落魄儒生

组成乡村上空的天罡地煞星阵

颗颗忍着泪水,令人战栗。

夕光中,众人一言不发

仗义疏财的头领却废话过多

传令的小厮,听得昏昏欲睡

星大如斗,景物无限

有的鱼跃出,只为看皇帝一眼

有的鱼击着鼓怀孕

那日,老虎去景阳岗买盐

被一黄皮汉子打得七窍流血

老虎哽咽:二叔

我是你膏腴又淫荡的嫂子啊

白杨般美的乳汁,偏你不吃!

要剐你就剐吧

但请一刀慢过一刀,帘子要合拢

也不要用我的血在墙上写诗

是夜,老虎反复梦见宋徽宗在宫中画它

而头陀散发,用小猫的骷髅串成念珠

饰于项间:他以杀人搏得美名

却有着青烟般散淡的惆怅

腊八日,雪止

燕青在京城看戏、踢球

和皇帝的女人厮混

翠湖轩的蟹壳好吃啊

须用南方的井水刷牙

他把灯芯慢慢拔到最亮,又吹灭了

他磨擦着身上泥泞的重金属

女人抚琴的指法大乱

燕青笑了

对制度的复仇完成了一半

四月,桃花开得艳。村口的屠户

忽然动了为僧的念头

五月,真地就去了。鹧鸪在叫

从汴梁到徽州,残红千里

宫中的桃花落得却迟。皇帝震怒

欲毕其功于一役

生着鹰钩鼻子的太尉忙于克扣粮饷

三军忍饿,偃鼓不前

松林寡淡,大相国寺寡淡

路上走过带枷的人,脸是赭红的

日头还是很毒

云朵像吃了官司,孤单地飘着

诵经者被蝉声吸引,早就站到了枝头

替天行道的人也一样内心空虚。

书上说,你突然地发了疯

圆睁双目,拔掉了寺内巨大的柳树

鸟儿四散,非常惊讶

念经的神仙像松果滚了一地

对驼背的虚无者,奔跑是他仅存的事业。

有时他骑青骢,听见马的肋骨

一根一根在溶化。有时他骑黄河

牙间砂粒被哗哗退去的两岸,磨得发亮!

有时他骑秋风,绕着枯枝打转

如此之快:果子尚未长出

他已经烂掉了

野猪林小憩的人,看见戴宗捂着肠子

在奔跑

黑色折檐帽上挂着冰凌

青州的话音未落,脚已踏入冀州

连自已的鞋子都追不上他了。

这个摧肝裂胆的人,这个厌世的人

他的毫无意义强化了他的速度:

他手持的蜡封密令,不过是

高俅送给宋江的《房中术》和《肉蒲团》。

她把包子铺开在了旧妓院的南面

店门旁植梅花两株

你所谓踏破铁鞋,无非

来觅这一阵异香

让我来揭开这不相干的谜底吧

包子中的人肉,剜自所爱者的喉咙

能发出歌声的那一点点!

店主她真个是姿色万千啊,移一步花枝乱颤

似笑非笑

下巴还有颗要命的黑痣。

此女郓城人氏

姓孙名二,熄灯后的绰号母夜叉

须杀人以谢大雪的孤独

须杀更多的人,从京城操场

到沧州山神庙

需要鲜血点染的梅花,绵延不断

但我们将忘掉他的杀人,只记取

他雪中的独舞

只记取他的戏中箫声低咽,锣鼓冰凉

这个落草为寇的诗人

面目实在有些虚实难辩:

上半截名唤林冲,身子美得像一段海水

寺中长醉,妻子受辱,误闯白虎堂

虽经赦宥,却难复旧职

声音低沉得像积尽沉冤的淤泥。

下半截浑称豹子头

消失于梁山的草莽之中,黑

漆黑,不透出一丝丝光亮

天堂的一百零八双眼睛

有些凉了,有些苦了

带着病闪耀的悲观主义者

锈在空中,又没抽掉返回人间的梯子

没有谁能补上一座伪天堂的

缺口,宋江也不能。

我久久地在这刀笔小吏的

顶上盘旋,他有时是豹子的心脏

有时是可剥去的皮毛

有时是葡伏的黑暗,有时又是

玉石俱焚的超度

秋天,罪已深了

髻插红花的头颅寄于项上

多少年了,无人来取。

窗外,枣子正落下

黝黑枣核被陌生人含着,带往异乡

可能掺有蒙汗药,可能藏有密令

他始终不肯吐出。

生辰纲早已劫得,银子的分配

却成了难题

青脸膛的吴用佯装闲士,摇着扇子

看家丁射鸟

多少年了,他布下的八卦图深深沦陷了自己。

七月,黄河安澜

诸省无灾

嘴里淡出鸟来

只是盐铁依然紧张

白菜运输困难

督粮的李逵偏偏又中了邪

条条小径上

都遇着和他僵持的自已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同是紫皮黑髯,腰插板斧

仿佛中间有面镜子

谁也不肯,掉头远去

唉,看官浑身

都淡出鸟来

镜子自顾自地,映着墙头又红又酸的杨梅

映着山河变旧,泥土入喉

山坳中积雪融化,露出砂壤和

石头,像斑驳的反骨。

很快地,河水便有了七分

两岸树木,去年曾经蓊绿

明日又将蓊绿,谁也讲不清隔着一重死的

事物有什么不同

祖国的天边,挂满美丽晚霞

驿站传递着纳降的圣旨

没有化掉的积雪在闪耀

李师师于舱内吐血,她撑起

发烫的身子,写道:

“春来春去,此恨无穷。

汝因何频寄红花,映贱妾的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