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这种异术要一死方能施展

巴国的太子三十出头,陆肇勋向太子献计,、

图片 2

从前有个国家叫巴国,巴国的太子三十出头,是个喜欢养士的人,门下有数百食客。这一天,太子外出闲游,路上遇见一个瘦削的中年男子和他的老母亲。男子自称姓陆名肇勋,学有异术,可供太子差遣。太子大感兴趣,询问是何异术。对方答道,他的这种异术要一死方能施展,因此他要先给老娘养老送终,了无牵挂后方能施行。随从们一看这情形,估计这是个骗子,便向太子咬耳朵。太子也拿不准,不过看在他老娘风烛残年的分上,养他娘俩几年又何妨?等他老娘过世后,他真的屁本事没有,再撵他滚蛋或治他罪过也不迟,于是太子将他纳入麾下。

图片 1

不料随着接触的增多,太子竟然与陆肇勋愈来愈投机,最终结为八拜之交。两人出则同行,入则同食,酒醉时甚至同眠一榻。

目录

转眼三年过去,这天,陆肇勋的母亲一病不起,病了数月后,药石无效,一命呜呼。陆肇勋为娘亲守满七七四十九日之孝后,前来拜见太子。在密室中,他将自己的异术和盘托出,准备以死相谢。

简书连载风云录

当时的巴国,老国王宠信着一个大将军,名叫荣桓,君臣沆瀣一气,残害忠良,横征暴敛,穷奢极欲,弄得民怨鼎沸,国将不国。陆肇勋向太子献计,为保巴国江山社稷的绵延永续,现在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除掉老国王以及荣桓大将军,由太子取而代之。

上一章,鸳鸯蝴蝶双双飞(二)

太子听了,忧愁地说道:可是他是我的生父啊,再者说,那荣桓对他忠心耿耿,荣桓可是巴国第一勇士,有万夫不挡之勇!
陆肇勋附耳说出了自己的计策,太子仍然不允,但最终架不住陆肇勋苦苦哀求,终于下定了决心。太子眼中射出两道寒光,决绝地说道:为了江山社稷和黎民百姓,我只好做个不孝之子了。然后,他含泪向陆肇勋行跪拜大礼:君肯为我死,我也肯为君亡。我在此对天盟誓无论今生今世还是来生来世,永生永世,无论何时,只要您有需要我帮助的,我一定万死不辞!

本小说由:曹明新、瑞麟联合著作!

次日一早,太子带陆肇勋赴王宫晋见父王,他对老国王说,陆肇勋是个着名的算命先生,通阴阳晓八卦,他算自己三日内必被水淹死,自己担心日后再也见不着父王了,故此先来辞行,说罢号啕大哭。

(十六)、鸳鸯蝴蝶双双飞(三)

虎毒不食子,那老国王虽说荒淫无道,却是个一等一爱孩子的主,尤其这又是太子,将来还要靠他接掌大位。老国王立即盘问陆肇勋,所算是真是假。陆肇勋一口咬定,太子三日内必遭水难。老国王原本就迷信得厉害,这一来更害怕了,他在山上有一座宫殿名叫太阳宫,他命太子去太阳宫暂避三日。

文/曹明新

一转眼,三天过去了,这三天都是响晴白日的好天气,太子自然安然无恙。老国王大怒,当着太子与群臣的面,臭骂陆肇勋:你这猪头,算的什么屁命?你不是说太子三日内必遭水淹吗?现在你还有啥话可讲?

国不可一日无主,虽说老国王已经没有子嗣,但他还有两个女儿,一个叫鸳儿一个叫鸯儿,新国王,必定要从这二位公主中选则一位即位江之国国王。

那陆肇勋不慌不忙,望望太子,再打量打量老国王,镇定地说:身为一个禽兽不如的国王,你理应是一个绝户头,不应有儿子,就算有也要遭水淹横死怎么会不灵了呢?难道我算错了?

但,究竟是选鸳儿?还是选鸯儿?为此大殿之上的文武群臣争论不休,有的说新国王应该由鸳儿来继承,理由是她是大公主,立长不立幼,这是规矩。

老国王听了,气得面皮青紫,喝道:来呀,把这个大逆不道的江湖骗子给我抓下去,砍了他脑袋!

有的则说王位应该由鸯儿来继承,理由很简单,鸯儿比鸳儿要沉着冷静,遇到事情不象鸳儿那样找急忙慌。

荣桓大将军几个箭步冲上来,扭住陆肇勋就往外拖,陆肇勋挣扎着大喊道:哦,我知道了,这次没错了!你这昏君,三日内你必被淹死!我上次算成了你儿子,其实淹死的应该是你!

而此时大殿外面,鸯儿和百生正在注目着大公主鸳儿,还丝毫不知道大殿内此时的乱象,正在大家为鸯儿即位还是鸳儿即位争吵不休时,突然,江之国的大将军鲲鹏站了出来。

陆肇勋被荣桓大将军亲自砍了脑袋,太子忧心忡忡地向老国王说道:父王,依儿臣看这陆肇勋像是有点来历,反正只有短短三日,您姑妄听之,不妨也到太阳宫避上三日,里面由荣桓大将军亲自伺候,任何人不得随便出入;外头由儿臣率文武百官及侍卫轮班守护,将这三日好歹混过去,不就彻底安心了?

只见他身穿金甲,头戴金盔,腰挎一把宝刀,此人年纪不大,也就二十七八岁左右,白嫩的皮肤配上黑色的大眼珠和浓眉,高高的鼻梁下红色的嘴唇。

所谓做贼心虚,那老国王晓得自己平素伤天害理的事做太多了,也怕报应,如今听儿子讲得入情入理,他便顺水推舟,答应了下来。老国王住进了太阳宫,寝室内只有荣桓大将军贴身侍候。太子带领百官及侍卫,在外把大殿围得水泄不通,严密保护。

一股杀气从眉间发出,别看人家年轻,他可是江之国的武状元,当初江之国选拔武状元时,他得了第一名,老国王本来想今年年内就发兵功打邻国摇之国,可怎奈还没动兵呢,国王先走了。

前两天都安全无恙地过去了。第三天夜里,老国王喝了点酒,吃了点炖羊肉,就早早歇下了。这几日可把他憋坏了,他准备明天早些起来,重过自由的生活。见主子睡着了,荣桓便坐在床边,警惕地守卫着,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别吵了,我看这江之国的国王就由我来担任,大家看怎么样?自古我们接龙境内,那有女子担任国王之理?”鲲鹏杀气腾腾的说道。

迷迷糊糊地,老国王做起梦来,他梦见自己在烈日下的戈壁滩上行走,灰头土脸,大汗淋漓,渴得要命。突然,前方出现一片绿洲,绿洲中央有个水波荡漾的湖泊,湖水清幽,沁人心脾。老国王隐隐记得,陆肇勋曾经说过自己要被水淹死的,可梦中的他什么也顾不得了,奔跑着到了湖边,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湖中。他在水下正潜游着,黑色的水底深处,一个人影幽灵般游了上来,狞笑着掐住了他的脖子,把他拖向黑暗的深处这个人,正是陆肇勋。

重群臣听完大将军的话后,气的鼻子都快歪了,“大胆鲲鹏,竟敢在这大殿之上胡言乱语,来人,给我拉下去关起来。”

就这样,在梦中,陆肇勋淹死了老国王。原来他的异术,就是死后三日,在梦中置仇人于死地。

江之国的丞相清河气呼呼的说道,鲲鹏听完清河的话后,冷笑一声,然后一伸手按动鞘铉,当啷一声响,腰里的宝刀弹出刀鞘,只见鲲鹏手拿宝刀指向清河脖间。

寝室中,荣桓大将军正在低头打盹,忽觉床上的老国王不对劲,好似在挣扎。他霍地跳起,跑到床头去推老国王,见对方已经面色青紫,七窍流血,窒息而亡。

“你,你想干什么?”清河老丞相此时吓得浑身只打哆嗦,鲲鹏看了一眼紧张的清河,然后冷笑道:“清河,我告诉你,你若是识趣的话,我登基后,你乖乖的听我吩咐,我仍然封你为丞相,若是不识趣的话,可休怪我手中这把宝刀对你无情!”

得知噩耗,太子率众闯入,一口断定荣桓弑君,不由分说,将他当场正法。国不可一日无君,在众臣推戴下,太子登基继位。即位后,他改弦更张,将荣桓大将军的手下一网打尽,铲除奸佞,起用忠良,严惩腐败,轻徭薄赋,使人民休养生息。很快,整个国家变得生机勃勃,欣欣向荣。

“嘿嘿,国王陛下,息怒,息怒呀,老臣愿追随陛下左右,任凭陛下使唤老臣啊,陛下,刚才老臣是在和您开玩笑呢,我江之国,除了您之外,还有谁可以胜任国王一职啊?大家说是不是?”

这一天,为陆肇勋看管坟茔的人前来禀报,说是近些日子来,每到夜里,都能听到毒刑拷打声和惨叫哀号声,整夜无有消停。

这清河变的倒是真快,看刚才的样子,活像一个宁死不屈的忠良,可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一个屈服于权势下的奴隶。

当天夜里,新国王做了一梦,梦见陆肇勋披头散发、遍体鳞伤地闯来,大叫太子救命。原来,那荣桓被砍了头后,下到阴间,捉住了陆肇勋,为了报仇,每日对他酷刑折磨,陆肇勋苦不堪言。

鲲鹏听完冷冷的看了一眼清河,然后将宝刀收起,“多谢陛下不杀之恩。”清河一边说着,还一边给鲲鹏跪下磕起头来,江之国的礼部尚书沐阳看着清河的样子,叹了一口气。

新国王从噩梦中惊醒,为朋友的遭遇感伤不已,泣不成声。次日,他召集文武大臣宣告:他同父异母的弟弟性情仁慈宽宏、治国有才,他要将王位禅让给这位弟弟。在他坚持下,禅让仪式马上举行。禅让完毕后,他即抽身离去,带着过去豢养的数百食客,来到陆肇勋墓前。他站上高台,对众人述说了经过,说道:当年,我曾当着陆肇勋面,对天发誓如果有朝一日他需要我帮助,我一定万死不辞。如今,我要兑现我的承诺,去地下斩杀荣桓,拯救我的兄弟于水火,你们有愿跟我去的吗?

然后拔出自己的佩剑来,仰天长叹一声然后说了一句:“我江之国完矣!”抹脖子自刎而亡。

众食客你瞅我我瞅你,都觉得太子这是疯了,但也有数十名武艺高强的好汉挺身而出,愿誓死追随。于是,这数十名好汉与太子一道,当场拔剑自刎,死在了坟前。

“沐阳,沐阳。”兵部尚书微光看着死去的沐阳痛苦不已,“我看谁还敢哭?”

入夜,人们在陆肇勋坟前,先是听到激烈的呐喊打斗声,然后是胜利的欢呼声,最后是酒宴欢歌声。人们听到太子和陆肇勋爽朗的笑声,久久回荡在夜空

突然鲲鹏杀气腾腾的说道,微光听完鲲鹏的话后,擦了擦眼泪,看了一眼鲲鹏,有心和他拼命,可又一想,还拼命呢,我恐怕还没到他跟前,就被他给杀死了。

为了江之国,我不能死,我死了,二位公主怎么办?想到这儿,微光站起身来,站到一旁,不再说话。

“各位,今天我先不登基,等明天我再登基,另外,老国王为我们江之国操劳一生,很不容易,所以朕决定厚葬老国王,并封老国王为:忠孝仁义爱民勤政圣和大王。

至于老国王的两个女儿吗,我看还是让它们去陪伴老国王比较好,不然,公主想父王,老国王在那头也想公主,与其让它们互相想念,还不如让它们地下团圆。

来人,将二位公主请到大殿上来,赐起一杯美酒,一杯花茶。”

“是,陛下。”殿下一位侍卫应声来到殿外,“陛下,万万不可。”兵部尚书微光急忙出班跪倒说道。

“有什么不可?朕已决定,你不必多言了,给我退下。”

兵部尚书微光还想继续说什么,却被都察院左都御史强猫给拦住,“尚书大人,不要傻了。”强猫爬在微光耳朵旁小声说道。

此时的鸳儿已经苏醒,但还不能说话,就在此时,侍卫突然跑来,“二位公主,陛下请你们上殿商量事情。”

陛下?父王难道又活过来了?哪太好了,“姐姐,我们的父王又活了过来,我们快回大殿去。”

鸯儿儿一边说着,一边想抱起鸳儿回大殿,可怎奈鸳儿实在是太沉了,鸯儿根本抱不动她。

百生也以为这里的人有起死回生之术呢,他看了一眼鸳儿和鸯儿,然后跟她们俩说道:“谢天谢地,你们的父王总算是醒了,怎么样?这下能证明不是我把他杀死的吧?他可能是因为一时生气晕过去了。”

“行了,你快想个办法,将我姐姐弄进大殿呀,她太沉了,我抱不动她。”

“不是她太沉了,是我刚才用得沉海术在发挥作用,你看。”百生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一根灰色针来,然后轻轻的戳了一下鸳儿的印堂。

鸳儿一下子便站了起来,“什么?父王又活了?”

“姐姐,你好了?哪太好了,我们赶紧回大殿见父王吧。”

“嗯,走,不过,他不能跟着进去,不然回再把父王给气晕过去的。”鸳儿一边说着,一边气呼呼的瞪了一眼百生。

“你以为我稀罕你们这所谓的宫殿吗?放心,就是你请我我也不会进去的。”
百生说道。

“哼,还请你,想得美。”“行了,我们快进去吧。”鸳儿和鸯儿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大殿。

此时大殿龙椅之上,坐的并不是她们的父王,而是大将军鲲鹏,鸳儿和鸯儿刚进来,鲲鹏便朝旁边几个宫女摆了摆手。

只见几个宫女手里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上面放着两个杯子,杯子里面装着毒酒和毒茶,原来这鲲鹏将军早已经想篡位当大王了,只不过是还没行动而已,没想到今天没费吹灰之力就当上了国王,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这毒酒毒茶原本是给老国王留的,既然老国王已经没了,哪就给他的女儿们享用也挺好。

“公主,请喝茶,请饮酒。”宫女们将毒茶毒酒端到二位公主身旁说道,喝茶饮酒?鲲鹏怎么坐在父王椅子上?父王呢?

“鲲鹏,我父王呢?”鸳儿理都没理宫女一眼,用手指着鲲鹏说道,“大胆,见到国王还不下跪?”鲲鹏旁边的侍从说道。

国王?谁是国王?“公主,哪酒和茶不能喝,里面有毒,这鲲鹏他,他要登基称王啊公主。”此时工部尚书梅弄大声嚷嚷道。

什么?鲲鹏要称王?“二位公主,你们的父王已经没有子嗣,所以这王位无法传承,虽说还有你们这二位公主,但那有女儿家做国王的道理?对不对公主?

你再看看,我们江之国现在除了我之外,还有谁更合适做国王?公主,你们的父王都已经去世了,不如你们就去陪你们的父王去吧。”

鲲鹏一边说着一边挥了挥手,几个侍卫过来就将鸳儿和鸯儿按到,然后使劲撬她们的嘴,想让她们张开嘴,好把毒药灌进去。

“救命啊,百生,快来救我们。”鸯儿突然张口喊了一句,她这一喊,那个按着她的侍卫竟然将两一只手塞进她的嘴里,“快,快灌。”

站在一旁的宫女此时有些慌张的点了点头,然后蹲下身来想给鸯儿灌毒酒,鸯儿则使劲的将嘴合上,“啊。”侍卫疼的惨叫了一声。这侍卫可能没受过训练!

门外的百生听到叫声后,立马化作一道金光飞了进来,此时那名侍女正要将毒酒倒进鸯儿的嘴里,在空中一伸手一道金光射下,将宫女手中的茶碗击碎。

鲲鹏看了一眼空中百生所化的那团金光,“你是何人?为何如此爱管闲事儿?”

百生此时落地,显出真身,“你是何人?为何坐在宝座之上?”

“百生,快杀了他,他是个坏蛋。”此时鸯儿嚷道,那名按着她的侍卫急忙将她的嘴捂住。

伴随着一道金光,那两名侍卫顺光倒地,没错,这又是百生干的。

“百生,他篡夺了我父王的王位,你快杀了他。”鸯儿继续说道。

“别听她胡说,她们的父王没有子嗣,而这江之国之内,除了我之外,就没有别人比我更合适做这江之国国王了,我不做谁敢做?”

鲲鹏的话音刚落,突然门外闯进几位不速之客,“王位还轮不到你,我,还活着呢!”

大家顺声看过去,只见一位身高一米八左右,浓眉大眼瓜子脸,皮肤白嫩黑头发,身穿白袍腰悬宝剑的男子站在殿门口,他身边还跟随着一位小年轻,看样子和殿上的百生差不多大。

“啊,太子殿下?你,你没死?”众大臣用惊讶的眼光看着男子,鲲鹏看着男子也很是惊讶。

“哥哥,哥哥,你可算回来了,我们以为你死了呢!”鸳儿和鸯儿一边说着一边跑上前去,和男子紧紧的抱在一起。

百生看着男子身旁的那个小年轻,越看越觉着眼熟,这个人是谁?我怎么好像在那儿见过他呢?

曹瑞?没错,他就是曹瑞!

“曹瑞,是你吗?你怎么来了?”

“百生,你是百生吗?太巧了,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曹瑞为何出现在这里?这名男子就是江之国的太子吗?哦,我得插一句话,这名男子原来是澄墨时节的父亲哦,后来的事情怎么样了?@瑞麟

图片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