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王晓晓,王晓晓拉过被子

现在我王晓晓终于也有了一柄宝剑,王晓晓拉过被子,我王晓晓认识什么公子,王晓晓纵然还有几分怀疑

第20章自作多情的下场
没有雾,天寒地净,黎明的山风刮得呼呼作响,带着彻骨的寒意扫来,整座华山都在瑟缩,犹如大门前那两个缩着脖子打盹的华山弟子。原来昨夜听说有人混进派中想闯后山,天绝大师担心之下,便安排了上百名弟子值夜,其中五十个守在自己卧房外。
一片影子如轻烟般掠出,往山下飘去。
感受到身边突然刮过的这阵风,一弟子睡眼惺忪地抬抬眼皮,拉扯着衣裳,口中朦胧地嘟哝:“冷得要死……”
说完又往墙角缩了缩. 山下,大路上。
黑影落定之处,出现一个嘴角弯弯的年轻紫衣公子,眉目如画,神情怡然自得。
手臂上的血迹早已干涸,被衣裳的颜色所遮掩,绝不会有人看出他刚刚经历过什么事情。他整了整衣袍,回头朝山上望了望,轻笑一声:“原来坐怀不乱还真不容易,有意思。”
大冬天没有谁愿意起早床的,所以周围还没有行人,他一个人在路上翩翩而行,步伐很轻松,仿佛在欣赏着世上最美丽的风景。
转弯处,一个女子迎面走来。
一见他,女子面露喜色:“总算回来了,害我昨夜担心许久!”
他含笑挑了挑眉,任她跑上来抱着手臂:“果然跑来了,一个人?” “恩。”
“她们呢?” “还在睡。”
“独自乱跑,倘若遇上坏人怎么办?”他温柔地揽着她的腰,目中笑意却更深了些,“我的眉儿如此美貌,若叫人抢去了可不好。”
那叫眉儿的女子怒道:“才不信,就会胡说……”
说完故意捏起拳头要打他,柳眉一挑,杏目一扬,妩媚妖艳之色尽现,虽怒犹喜,一时那张俏脸上生出无边的春色。
如此丽色,紫衣公子却好象视而不见,皱眉放开了她,瞬间,玩笑的神情尽数敛起,换成许多凌厉之色。
眉儿赶紧停下动作,不敢再纠缠。 片刻。
他忽然又笑了:“华山剑派乃四大门派首座,我不过是顺便上去一游罢了,不想倒中了机关,惹了条狗,惊动华山那群小东西搜了一夜。”
见他神色缓和,眉儿这才瞟他一眼,娇嗔:“你迟早要闹出事才罢。”
“不慎中了一箭而已。” “你受伤了?”惊呼。
他没有回答,漫不经心道:“再给你们找个姐妹来如何?” 眉儿愣。
美眸中露出几许玩味之色,他扬眉:“不喜欢?”
眉儿似很不悦,酸酸道:“你又要……” 俊脸沉下。
眉儿显然发现这不是应该撒娇吃醋的时候,立刻改口娇笑:“自然好,她叫什么名字?”
春风般明媚的笑容再次荡起,他不经意地搂过她:“果然是我的眉儿,不似她们那般嫉妒可厌,女人就要有容人之量才对,否则我也不喜欢了。”
眉儿勉强笑了笑,一双杏眼里却无半点笑意。 她试探:“她真是你的……”
他放开她:“不过是个普通女子,走吧。”
方才还温柔如蜜的声音瞬间又变得毫无色彩了,习惯他的脾气,眉儿一句话也不敢再多问,却还是暗暗松了口气,跟着他往前面小镇走去.
华山,某个小院,某个房间。 睡梦中的王晓晓被敲门声惊醒了。
“起来。”淡淡的。
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王晓晓马上条件反射地坐了起来,怎么误了跑步!她赶紧按程序找衣服穿,却发现衣服还好好的穿在身上,这才回想起昨天的事情。
昨天可是发生大事最多的一天,被师妹们设计烫伤了手,又挨了萧夜的骂,还救了一个帅哥,最后跟帅哥慕容近共同挤在一张床上睡觉……
对了,慕容近呢!
发现少了个人,王晓晓吓一跳,瞧瞧被子还好好的盖在身上,慕容近居然已经踪影全无,只有枕头旁边那块玉佩告诉她这不是做梦。
旁边还有一张小笺:“来逍遥谷找我。”
狗血啊!此人果然留下玉佩作信物,潜台词是,多谢恩公相救,倘若你遇上什么难事,尽管带着它来找我,我一定帮你搞定。
好歹是条后路。
王晓晓开心地将纸揉成一团,往床下一丢,转身想把玉佩藏好,却苦于没有口袋,放在房间又不保险,干脆直接挂在了脖子上,藏在衣服最里面。这位帅哥好啊,知恩图报不说,而且又帅又温柔又体贴,走的时候还替自己盖好被子,难道他真是那个男主?
正在想入非非,门又响了两下。 “还在睡?”
睡又怎么!王晓晓从遐想中回到现实,“扑通”一声又躺下了,干脆还拉过被子蒙上,我不是不配学剑吗,又来叫什么,不练了!
刚刚在心里抱怨完毕,一只手将她的被子拎起.
忍着扑面的冷意,她继续躺着,既不管被子也不说话,只冷哼一声,想想不能输了气势,干脆两只手枕在脑后,闭上眼睛装死。
见她这副模样,萧夜嘴角抽了抽:“睡相如此难看,起来!”
“我不配练剑,”她大声道,“我现在正式告诉你,我——不——学——了,也不练长跑了!”
剑眉皱起。 “我亲眼看见,不过才说了你两句,使什么性子!”
“对,你亲眼所见,我无理取闹。” 他沉下脸:“不知悔改!”
她不知死活:“就不悔改!”
估计是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抢白他,见王晓晓还是嘴硬,萧夜不由有了怒意,伸手拎起她的手臂:“你……”
“哎哟!”惨叫。 萧夜一愣,迅速掀起她的袖子,脸色更难看。 “怎么回事?”
“你管我!” “是她们?”
她又赌气躺下:“怎么可能,师兄亲眼看见,是我欺负她们才对,说不定以后我还要欺负人,反正不劳你费心了,我不配学剑。”
沉默。 “既如此,且休息一日吧。” 他转身走出去。
“反正我不学了!”王晓晓拉过被子,连脑袋一起蒙上. 正在生气,门又开了。
“起来。” 怎么又来了?王晓晓蒙在被子里装死。 “起来。” 不动。
他不说话了,变成行动派,那只手再次毫不客气地拉开被子,将她拎起来,拿过她的手臂,捋起袖子露出伤处。
王晓晓一声不吭任他上药,心想果然是好人有好报,自己刚刚救过一个帅哥,马上就有帅哥来照顾自己.
他不看她:“疼就说。”
难得他会内疚,不折腾一下实在不解气!于是王晓晓张口大叫:“疼死了疼死了!”
他果然放轻了些:“可好些?” 王晓晓暗暗好笑。 继续擦药。
“疼死了疼死了!”她又张口大叫。 俊脸上闪过一丝疑惑。 “还疼?”的170c
恶作剧上了瘾,也不管他有没有动手,王晓晓继续嚷:“疼死了疼……”
还没叫完,她便只有张嘴的动作,再也听不到半点声音了,因为萧夜出手点了她的穴:“这样就好了。”
王晓晓瞪眼。
见她这副模样,萧夜终于也忍不住抿了抿嘴,笑了,昏暗的房间里,仿佛出现了许多灿烂的星星,飘飘洒洒满屋都是.
“既想作大侠,岂能使小性?”好笑。 “不讲理,倒怪我!”能说话的感觉真好。
沉默。 “是我说错了,但也不能说两句就使性子,这脾气总会吃亏。”
她垂头不语。 萧夜放开她,站起身:“好了。”
王晓晓想起一件事,赶紧道:“师兄,我的剑什么时候打好?”
萧夜一愣:“这柄不好?” “不是,可……”
“此剑乃是海底千年寒铁精英所造,轻巧便捷,本就是为女子打造的,使起来可以省许多力气,你没有修习内力,用它正合适。”
原来真是宝剑! “可给我用太浪费了吧?” “谁用都浪费。”
想想也是,这里的女孩子没有真正喜欢学武拿剑的,都是混日子和混名头,好歹自己再差劲也是认真在学,的确比她们强一点点。
王晓晓犹豫:“可那是你的……” “给你了。” “真的?”大喜。
萧夜果然将那柄剑拔出来,递给她。
王晓晓捧着剑爱不释手,看来剧情还是朝着传统的方向在发展,主角通常都会有超级宝贝的武器,果然如此!现在我王晓晓终于也有了一柄宝剑,宝剑啊!
惊喜还没过去—— “还没看够?” “不是送我了吗?”
萧夜伸出两根手指拈起剑尖,轻而易举便将剑从王晓晓手中夺了回来,放回鞘中,鄙视道:“如此宝剑岂能随意乱放,自然该在鞘里。”
剑鞘只有一个。 “可我要用的时候怎么办?” “过来拿。”
大哥,有你在还轮得到我出手吗……王晓晓无语,瞪着那剑鞘看了许久,突然脸烫起来,这两柄宝剑的设计分明就是一对啊,借自己用用倒还说得过去,但他现在居然将它送给了自己,该不会是有那些意思吧,其实男主是他也不错……
正在美美地乱想,萧夜却不经意开口了:“只是伤了手?” 王晓晓脸红地点头。
“果真无事?” 王晓晓感激地摇头。 “去,围着林子跑一圈。” 王晓晓后悔万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个手指抬起下巴,后面内容尽情想象即可

第29章不是故意的 “你……你确定是少林派?” “是啊。” “秋波暗送?”
“不错,据师父他老人家说,少林派的‘秋波暗送销魂十九式’厉害邪门得很,但凡男人见了,都难以抵挡……”
不是吧!还男人?难道少林寺那些和尚们都是照着男男趋势来修炼的?武林大会上,萧夜若和那位智不空师父较量,岂不是也要对付“秋波暗送”?
两个大男人……
王晓晓爆寒,赶紧移开话题,二人再坐着聊了一会儿,突然见殷皓匆匆进来。
“小……小师妹,有人……有人找你。”.
“你找我?”看眼前这小弟子年纪不过十五六岁,腰间也佩着一把剑,十分面生,不像是华山派的人,王晓晓有点莫名其妙。
“敢问尊驾是王晓晓王女侠吗?”少年神态倒是很恭敬有礼,只不过看她的目光有点古怪,“我们公子有请!”
公子?我王晓晓认识什么公子? 王晓晓懵了:“你们公子是谁?”
“公子说,王女侠去了就知道,”少年故弄玄虚,伸手朝隔壁少林饭店一指,“我们公子此刻正在楼上相候,还请姑娘移驾,前去一会。”
隔壁不是住的逍遥派吗!
王晓晓明白过来,高兴万分,想不到自己刚入江湖就认识这么多熟人,逍遥派的人能是谁?还不是当初救下的那位紫衣帅哥慕容近!
于是她不再推辞:“走吧。”.
一进饭店,王晓晓往楼上走,掌柜的急忙过来拦阻,然而一见那少年,马上又陪笑退下,二人上了楼,那少年将她引入一个房间,自己却退下了。
红白相间的地毡,华美的壁画,一色檀木桌椅,还有张精致的木榻。
尽管房间有这么精妙的布置,王晓晓还是一眼便望见了窗边那个紫色的身影,还有那张俊美的脸,略略翘起的、永远噙着笑意的嘴角。
“慕容近!” “多日不见,王姑娘手上的伤可好了?”
外面天气仍无好转,雨丝还在稀稀拉拉的飞,但看着那温和的笑容,王晓晓心中满是暖意,他还记着自己被烫伤的事呢。
“谢谢,一点小伤而已,早就好了,”她走了几步,突然又停下来,怀疑地看着他,上上下下打量,“你怎么也穿紫色……”
慕容近似乎很不好意思:“在下一向敬仰无伤师兄……”
原来他也是那无伤公子的粉!王晓晓纵然还有几分怀疑,如今也全都打消了,迷倒一堆女人工程可不小,不但需要丰富的经验与阅历,还需要一种特殊出众的气度,虽然慕容近的确美男子一个,但就凭他这副弱弱的模样,说话都这么害羞,哪点像娶十一个老婆游戏花丛的花花大少?切,若真是他,我王晓晓名字倒过来写。
一双好看的眼睛上下打量她。
就在她怀疑的当儿,慕容近忽然目光一闪,冲门外笑:“小柳,去看无伤师兄在不在,就说我这里有位贵客,请他出来一下……”
门外少年立即应道:“无伤师兄早起出去,还未曾回来。”.
再次确认,王晓晓走过去,向椅子上坐下:“不用了,我坐坐就走的。”
慕容近却很惋惜,陪着坐下来:“你不是想见识凌波微步吗,只有他一个人会,最近想见他的人太多,想是烦了……”
那么多女人要竞选他的小老婆,他天天选秀,当然会烦。自从听说那位无伤公子的不良婚恋史之后,王晓晓早对此人充满鄙视:“没事没事,见不见都无所谓。”
慕容近惊讶:“你不想见他?” 的 她很干脆:“不见,那种人有什么好见。”
慕容近脸色一凝,随即又展颜了。 “你知道他?”
“当然知道,谁不知道啊,自以为是玩弄女人,娶那么多小老婆来伺候,那种人估计早晚得废,说不定已经是纵欲过度,不行了!”
不行?慕容近似笑非笑,神色古怪。
“我知道你很尊敬他,”王晓晓理解地拍拍他的手臂,端起茶喝了一口,“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反正啊,你以后别像他那样色就好了,那种人,若是落到我手里……哼哼!”两声冷笑。
唇边,笑意缓缓荡开。 “那样不对?” “你老婆若同时找几个男人,对不对?”
他无所谓:“女人怎能与男人比。”
“女人怎么了,男人还不是女人生的,”见他也重男轻女,王晓晓义愤填膺,决定用一个最有说服力的比方,“我问你,你父亲有没有小妾?”
他点头。的
“这就对了,”王晓晓两眼一亮,“你父亲娶那么多小老婆,那你母亲真的过得开心吗?”
“自然,父亲很宠爱她,而且她也是个贤惠的女人,明白事理。” 王晓晓噎住。
靠,意思是说我不贤惠? 慕容近挑眉。 的
见这位弱弱的帅哥居然敢挑衅,她怒了,拍案而起:“反正不像话!一颗心就该换一颗完整的心回来,不是一颗心的碎片!一夫多妻,不像话!”
慕容近终于吓得连连点头:“对,不像话,实在太不像话了。”.
得,进步思想灌输失败不说,悍妇形象又把这位弱弱的帅哥吓得不轻。这里的大男人思想还真顽固啊,不知怎的,王晓晓突然想起了萧夜,以那位师兄大人的条件,加上他老爸的遗传,将来估计也是……
顿时心情大坏。 慕容近忍住笑:“玉佩姑娘可收好了?”
“在的,”王晓晓回过神,垂头丧气,将玉佩从脖子上解下来,递给他,“其实那只是小事,你不用谢我的。
慕容近不接:“对姑娘来说是小事,对我来讲却是性命攸关的大事,不论如何也是一番心意,姑娘何必推辞?”
“什么姑娘姑娘的,我叫王晓晓,”王晓晓闷闷不乐,顺口嘀咕,“你还是拿回去吧,反正我留着也没用,又不能当银子花……”
慕容近微怔,接着,嘴角抽了抽。
“玉佩虽无用,但将来你若有什么急事需要帮忙,可以拿它到逍遥谷,我素来人缘不错,想来师兄弟们多少都会给些面子,岂不比银子有用?何况若真要银子,拿它跟我回逍遥谷,要多少都有的。”
哟,要多少都有?他还挺有钱啊!王晓晓也并不是真要银子,不过第一次被当作救命恩人供着,实在有些不习惯。也对,反正现在又不急着花什么银子,人在江湖,谁没有个难事?说不定以后真有事要他帮忙呢。
于是她把玉佩挂回去:“那谢谢你了。” “果真不想改投我们逍遥派?”
“呃,算了吧。”.
见她不愿背叛师门,慕容近也不勉强,点点头,佩服地看着她:“对了,你是华山第一女弟子,这次武林大会想必也要大显身手了。”
见帅哥一片真诚,王晓晓咳嗽两声,支吾:“那个……咳咳,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嘛……啊,怎么这么晚了!哎呀,我该回去吃饭了。”
站起来就溜。 慕容近起身拉住她:“留下来一起吃,如何?”
“不了不了,师兄会等我的!” 师兄等? 他目光一闪。
王晓晓却没注意:“我先走啦,有空再聊吧。”
慕容近回过神,松开手,微笑:“既然如此,就不留你了,不知你住在哪间房,我暇时也好来寻你说话。”
和师兄“同居”的事儿能跟人说吗?王晓晓还没那么笨,下午在街上走可听到不少谣言啊,都说夜公子和一个女的在房间怎么怎么的,估计此事已成了少林城一大新闻。虽然文净说师父已下令严禁再提,但群众对那个女的都充满了好奇,若真承认的话,自己岂不是要大名远扬?还要不要活了?
“不用不用,你千万别来找。”一溜烟出门了。
窗边,他略略挑了挑眉,转过身看着楼下,俊脸上又渐渐露出一片美丽而凉薄的笑容来,刹那间的气质改变,竟仿佛换了个人。
栏杆边,也有两道恨恨的目光向楼下射去.
隔壁房间被包下,这一夜果真安静,于是王晓晓美美做起了梦。
温柔的帅哥慕容近递给她一叠银票,说谢谢你救了我,这点小意思你千万要收下。哇哇,好多银票,全是一千两的!王晓晓推辞,不用啦,我救你是小事,不图报酬的……慕容帅哥急了,说不行不行,这可是救命之恩呀,你若不收,我过意不去的。做个有钱的女侠总比做穷女侠舒服吧,王晓晓心花怒放,说算了算了,那我就收下吧,然后伸手就去接——
突然,一只手不知从哪里伸来,将她拎起,与此同时,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就你这样,还想做女侠?
银票啊,够不着!王晓晓急得。 就在此时,熟悉的声音响起:“起来。”
声音虽然不大,对王晓晓却很有效,她马上条件反射地从梦里蹦出来,抱住枕头大叫:“我知道我知道,该去跑步了,我这就去!”
“睡相如此难看!” 呃? 睁开眼,王晓晓发现,居然真有一只手在拎自己!
不对,她顿时睡意全消,仔细瞧了瞧,明白状况后尴尬不已,原来不知几时,她居然拿旁边的师兄大人当抱枕了,活像章鱼一样,腿还缠在他身上!他正试图将她拎开,谁知她竟抱得死死的总也不放。
一双眼睛透过黑暗怒视着她。 耳畔,呼吸有些不对……
太丢脸了,居然吃师兄大人的豆腐!恩,其实……也不赖啊,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想吃他呢,要不干脆落井下石挑战“柳下惠”?
突然想起明天的爬山运动可能会多加一趟,王晓晓赶紧将那点不轨之心收拾干净,翻身放开他,陪笑:“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沉默。 他轻轻吐出一口气。 “睡吧。”. 好景不长,一只手又将她从梦里拎回来。
王晓晓眼睛也不睁,立即缩成一团:“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起来。”淡淡的。
确认自己的手脚都很规矩,没有碰不该碰的东西之后,她极不情愿地张开眼,发现萧夜正抿着嘴站在床边,居高临下,鄙视地瞧着自己。
“我没有啊……” “起来,走一趟少林山。” 原来该爬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