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何相近地段的赤子将这深山取名叫爱里巨峰的缘由,风华正茂旦我们登上爱里巨峰

爱里巨峰和莫干顿一带的百姓都知道火山即将爆发,千吗这山峰被人们叫作爱里巨峰,我本人根本不相信爱里巨峰可能是一座火山,斯密斯先生对我说

如果我在这个故事中说到我自己,那是因为这个故事令人震惊的事件本身与我本人息息相关,这些事件在二十世纪所发生的事件中毫无疑问也是非同寻常,甚至可以说无与轮比的。有时候,我甚至自问这些事是否真正发生过,倘若这些栩栩如生的事不仅仅只是我的想像而确实是深藏在我记忆中的真实事件,作为华盛顿联邦警察署的督察长官,我常常怀有去调查一切,而且把那些不可思议的事非弄个水落石出不可的愿望。因此,我自然对这些奇异怪事极有兴致。从我年青时候起,我就受雇于政府,处理过各式各样重要的事务,也接受过一些秘密使命,因此,我的上司将这桩奇事交给我负责也是情理中的事,正因为如此,我发现我自己不得不为这些难以理解的怪事而绞尽脑汁。
在阅读这些前所未闻的记叙时,至关重要的是,读者诸君务必相信我的话。因为,其中的若干事实,都是我亲眼所见的。倘若你不愿相信我的话,也未尝不可,因为连我本人也未必相信其真实性。
这桩怪事发生在美国北卡洛来纳州西北部。在蓝岭山脉的纵深处,耸立着一个叫作爱里的巨峰,从卡托巴河岸边的莫干顿小镇能够十分清楚地看见它那雄奇伟岸的山姿,倘若旅人在路过一个叫做欢乐田园的小村,向着蓝岭山脉方向行进时,更能把爱里巨峰尽收眼底。
我不十分清楚,为什么周围地区的百姓将这山峰取名为爱里巨峰的缘由,它怪石嶙峋,陰森恐怖,难以攀登,在特定的朦胧的大气层所形成的氛围中,山峰显得特别蓝,别有一种幽深的意味。不过,这山脉的命名却使人想到,这儿是食肉猛兽,山鹰,秃鹫以及种类繁多的羽毛动物的栖身之地,它们在人们无法企及的的山巅上空盘旋,嚎叫。此刻,爱里巨峰似乎并不特别吸引鸟类,相反,周围一带的百姓开始有这样的看法,在有些日子里,当鸟儿向着山峰飞去时,这些鸟儿往往比平日飞得更高,在山峰同围转悠片刻,然后迅速离去,它们那刺耳的叫声打破了天空的的宁静。
千吗这山峰被人们叫作爱里巨峰?也许这山峰被叫做坑口会更当名符其实,因为也许在那陡峭的圆形的山壁中心曾有一个巨大的,很深的凹地,也许在山峰四周,曾经有一个环山湖泊,正像在阿巴拉契亚山脉的其它部分所能见到的那样,曾是一个由雨水和冬季的冰雪所形成的环礁湖。
总之,是否这曾是一个古代火山的遗址,已经沉睡多年,但深弦在其内部的火焰,可能会重新复苏?或许爱里巨峰会给住在其附近的百姓带来像喀拉喀托火山或者佩雷火山那样可怕的灾难?如果那儿真的存在过一个中心湖,湖水也许会渗透进山峰下的地层,被火山火焰所蒸发,因而以势不可挡之势爆发,倾泻奔腾,将卡洛来纳富裕的平原淹没,正像1902年在马提尼克所发生的那场灾害一样。
事实上就后一种可能性而言,最近的确出现过由于火山活动而为人们注意到的种种征兆:山上烟尘缭绕,当地百姓在旁边行进时,听见过从地底下传来的声响,一种难以解释的轰鸣声;晚上,天空中的一道亮光把山峰照得通亮。
当风把烟云顺着东方吹向欢乐田园时,少许余烬和火灰随着烟云四处飘散。终于,一个暴雨夜晚,从山峰上空的云层映照出的微弱火光,给山峰下的地区投下了一道不吉详的、警告似的光亮。
面对这些奇怪的现象,附近一带的百姓一阵惊恐,便丝毫不足为奇了。由这种不安所导致的自然是急切地想知道爱里巨峰到底处于何种状况,卡罗来纳的报纸上出现了这样耸人听闻的大标题“爱里巨峰神秘奠测”。撰稿人问道,居住在这样的地区是否安全?有关文章所激起的是好奇心和恐惧感——好奇是因为那些置于危险之外的人,虽然也对此事感到不安,但仅仅认为这是自然界的一种奇怪现象;而恐惧则是因为有人担心如果灾难真正降临,自己将成为受害者。不过,直接感受到威胁的是莫干顿小镇的居民甚至也包括住在欢乐田园以及爱里巨峰附近的小村庄和农庄的普通百姓。
不用说,极为遗憾的是登山者,以前从来没有谁试图登上爱里峰顶。环绕的石壁峭谷从来没有人去攀登。也许,这些石壁峭谷本身就没有天生的路径,好让那些最大无畏的登山者有任何机会深入到腹地去。不过,如果一场火山喷发对整个卡罗来纳西部造成威胁的话,那么对爱里巨峰进行一次彻底的探查便是十分必要的了。
在攀登爱里巨峰或者说登上坑口的尝试实施之前,考虑到山峰的诸多困难,人们发现,无须攀登绝壁便可以有机会进入坑口探查。就在这难忘的一年九月的某天,一个叫做威尔克的有名飞行员带着气球来到莫干顿镇。他指望从东边吹来的风,便可毫不费力地随着他的气球起飞,向着爱里巨峰飘去。他可以从一个安全的高度用一支高倍望远镜观察到爱里巨峰的谷底。这样,他便可以知道,在巨大的岩石中是否确有敞开的火山口。了解到这一情况十分重要。如果能如愿以偿,附近一带的百姓便能够在某一段时期内,比较确切地明白是否他们有必要惧怕火山的喷发。
按照设想的计划,气球开始升上天空。风势平稳,天空晴朗,早晨的云朵在太阳绚丽的霞光中渐渐消失。
倘若爱里巨峰的腹地没有为烟雾所弥漫的话,他便能够用望远镜观察到爱里巨峰的完整图象。如果蒸汽上升,无疑,他可以探查出这些蒸汽从何而来。
气球很快上升到一千五百英尺高度,就在这儿几乎一动也不动地停留了十五分钟。显然在地面边缘的强劲东风并没有在此高度上凝固不动。不幸的是,一般逆流恰好涌向气球,气球开始向东方飘浮,离爱里巨峰越来越远,尽管飞行员使尽力气、莫干顿镇的居民看见气球在它不应该飞的地平线上消失。他们后来得知,气球在北卡罗来纳的首府罗利附近一带着陆。
第一次尝试失败,便决定等待更适当的时机再进行。事实上,从爱里巨峰又传来隆隆声伴之以沉沉的鸟云和夜晚闪烁的阵阵微光。人们开始意识到,爱里巨峰的确是一个潜在的,或许是一场即将临近的灾难的发源地。是的,整个地区随时都处于难以预料的一场地震或火山爆发所带来的危险中。
这一年四月的前几天,这种多少有点儿预感但尚未明晰的忧虑却真正转变为惊慌。对于公众的这种恐惧,报纸很快便作出了反应。爱里巨峰和莫干顿一带的百姓都知道火山即将爆发,
四月四日夜晚,欢乐田园的老百姓被一阵突如其来的轰响声所惊醒。他们以为巨峰倾倒,正向着他们压来。人们冲出家园,四处奔逃求生,不想看见在他们眼前出现巨大无比的深渊,将周围数英里的农庄和村子一齐吞没。
在这无法言说的黑暗中,对于四处传来的呼号声,大自然却似乎无动于衷。惊慌失措的男人、女人,以及儿童沿着漆黑的路径摸索前行。到处都传来惊呼声:“地震!”“火山爆发!”“在什么地方?”“从爱里巨峰!”
整个莫干顿镇都可以听见这样的消息:岩石、溶岩,火灰,即将如雨点般地倾泻而下。
不过,莫干顿镇中一些喜欢深思熟虑的居民都注意到,如果火山真的爆发,随之而来的声响将持续不断而且越来越强,在坑口上空火焰定会升腾,或者至少,火焰那耀眼的反光会将云层照得通明。而此刻,这些现象却压根几看不到。如果是地震。胆颤心惊的百姓却明明看到,他们的房屋并没有在震动中倒塌。很可能,那轰响声是由一次山崩,或者说,是从峰顶上的某些巨石滚落而下所造成的。
一小时过去了,什么事也没发生。从西边而至的一股凛风在蓝岭那长长的山脉上空飘过,生长在斜坡高处的松树,铁杉在风中摇曳不止,看来,根本没有任何值得惊恐的缘由,人们开始返回家园。当然,他们不耐烦地等待着白天降临。
然而,凌晨三点钟又突然出现了一次惊恐!火光从爱里巨峰那石壁之上升起;在云层的反射下,四周很长一段空间竟被火光照射得极其鲜亮夺目。接着便听见仿佛是燃烧的树林所发出的那种噼噼拍拍声。
难道真的一场大火已经被引发?大火又从何而来?闪电不可能造成这样大的火势,因为根本没有听见任何雷鸣。当然,有许多物质可以诱发大火;在蓝岭山脉的这一高度上,林木极其茂盛。仅管如此,这些火焰出现得如此突然,很难用一般的原因来解释。
“火山爆发!”“火山爆发!”
到处都听见人们惊呼,火山爆发!不错,爱里巨峰的确曾是一次源自内部的火山坑口的喷射口。许多许多年以来,甚至可以说在历经若干世纪之后,是否将有倾盆大雨般的岩石和火灰接踵而至?是否溶岩将会把溶化的火流倾泻到土地,将它所到之处的一切毁灭殆尽,摧毁城镇、村庄、农场、那美丽如画的牧草地、田野和森林,甚至扼杀远在欢乐田园和莫干顿镇的一切万物生机?
这一次,人们的惊恐程度无法言喻;没有什么能将这种惊恐驱走。女人抱着婴孩,由于恐怖而呆若木鸡,奔向通往东方的路径;男人不得不丢弃家园,匆匆忙忙把家里的最贵重财物打成包,让他们的牲畜——牛,羊,猪,各自四处奔散。这种大溃逃,或者说大聚集带来的混乱局面真是触目惊心。人和动物在黑沉沉的夜色中怀着对火山爆发而来的火焰的恐惧,在沿着沼泽地边缘的森林中寻求一个安全的栖身之地,沼泽地里的流水莫准随时都会泛滥危及生灵!而且,大地本身或许随时都可能从避难者的脚下陷落消失!人们能够及时拯救他们自己吗?如果燃烧的溶岩所形成的另一支溶岩流碰巧越过避难者所经之路径向山间斜坡冲去。
值得一提的是,农场主中的一些人在这场疯狂般的溃逃中仍能保持镇定,并没有失去理智。他们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他们斗胆来到爱里巨峰周围约一英里的地区探查,发现火焰的光度正在减弱,事实上,根本没有任何迹象能表明,这个地区会很快受到任何地动山摇的威胁。这一带看不到任何落在地上的岩石,山坡上也根本没有发现任何溶岩流,地面上也听不见任何隆隆声响。总之,完全没有溶岩流这一灾难将会吞没大地的任何蛛丝马迹。
终于,人们不再奔逃,他们在一处似乎是远离一切危险的地方停下来,接着,少数人鼓足勇气又返国家园。天明之前,有些农场又可以看到人影。
清晨,爱里巨峰峰顶清晰可见,几乎没有一丝烟云。大火显然已经止熄。如果有可能查明这些大火的起因的话,人们至少希望,这些大火不会再次引发。
看来,爱里巨峰并非必定真能预示火山爆发前的种种征兆。没有任何进一步的证据表明,这一带的百姓得随时为火山喷射或地震爆发而成天心绪不宁。
然而,大约到五点时,从爱里巨峰的山脊下,夜色在这儿还未褪尽,一种奇怪的声响打破了天空的宁静;这声音呼拉拉作响,伴以巨翅的扇动拍打声。倘若天空晴朗,也许,农夫们会看见一支巨型食肉鸟或者说某种捕食飞行猛禽正在天空掠过,它从爱里巨峰那儿开始升上天空,然后向着东方疾飞。

四月二十六日,在离开华盛顿的第二天,我到达北卡洛来拉州首府罗利。
两天前,联邦警察局局长在他办公室召见我,他正等着我。“约翰-斯特拉克”,一见我他就迫不及待他说:“你可仍是我所见到的在许多场合下忠于职守,而且能力出众的那个斯特拉克?”
“沃德先生”,我回答,点点头。“我可不敢担保自己一切成功,能力过人,可谈到忠于职守,我可以坦率他说,我绝对值得你信任。”
“是的,我有兴趣,沃德先生。”
“那好,斯特拉克,听我说。这儿发生的这一切事不可能没有原因。总之,我们已决定对爱里巨峰的种种现象进行一次全面彻底的调查,搜索一切证据,走访那一带村镇和村庄的百姓。为了完成这一使命,我已物色好一位密探,我们对此人充分信任,斯特拉克,这位密探正是你。”
“行!沃德先生,我同意从命,”我大声说:“我向你担保,我将不会忽视任何事,一定会向你提供所有一切情况。”
“斯特拉克,这一点我从不怀疑,可我还得说:我认为你干这事最合适不过。我希望你能如愿以偿,你将有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来满足你对怪事一向善好寻根究底的好奇心。”
“局长先生,的确如此。” “你可以按照具体情况行动,无须请示。”
沃德先生大约五十岁,精力充沛,智力非凡,在他所担任的这一要职上可以说十分称职,得心应手,有好几次,他曾将一些极其重要的事委托我去承办,我处理得十分出色,因此深受他的器重。不过,过去几个月,他一直没找到机会让我有用武之地。我耐心等待,不知道他要吩咐我干什么事,当然,我相信他对我提出的这问题意味着有一件紧要而且重大的任务要交给我去完成。
“你想必已经知道,”他说,“在莫干顿附近的蓝岭山脉发生的事情。”
“是的,沃德先生,从那儿所传出的一些罕见现象足以引起任何人的好奇心。”
“这些现象不仅罕见而且甚至可以说格外出奇。所特拉克;无须怀疑。不过,自然有理由去想一想,有关爱里巨峰的这种种奇事对于当地的居民来说是否一直是令他们忧心忡忡的危险的缘由,是否这些现象会是某些又神秘又恐怖的灾难的前兆。”
“局长先生,这问题值得担忧。”
“斯特拉克,这确实是地方当局的职责。”我回答“有必要知道那儿发生的事。”
“正是这样,斯特拉克,不过,要这样做困难重重,人人都说,要攀登爱里巨峰的峭壁险峰,进入其腹地简直是不可能的事。问题在于,似乎有谁利用科学手段设备,在十分有利的情势下去尝试过吗?我以为从来没有人这样做过,我深信,坚毅不拔。不畏险阻最后一定会成功。”
“沃德先生,没有任何办不到的事,咱们将面临的只是经费开支问题。”
“咱们的目的是要让所有居民免除忧虑,或者说,确保他们不遭受任何灾难,因此不必担心经贸开支,我还要向你建议,或许,爱里巨峰并非像人们所认为的那样根本不可攀登。也许,一伙罪犯就藏匿在那儿,用他们自己才知道的方式才能登上山峰。”
“你是说,你怀疑有罪犯——”
“斯特拉克,也许我的猜想不正巴,那儿所出现的怪事和声音与自然现象有关。不管怎么说,咱们得弄明白,越快越好。”
“我有一个问题。” “斯德拉克,请讲。”
“一旦我们登上爱里巨峰,查明了所有一切现象的来龙去脉,如果那儿确是有一个坑口,而且火山喷射的确即将发生,咱们能有办法阻止吗?”
“斯特拉克,办不到,不过,咱们能预测危害的程度。如果阿勒格尼山脉的火山带来的灾难像马提尼克山脉的火山那样对北卡洛荣纳造成威胁,而这些火山又深藏于佩雷山的喷泻物之下,那么住在这些地区的人就必须离开家。”
“局长先生,我希望不会出现这种流传极广的危险。”
“我想不会,斯特拉克,在我看来在篮岭山脉绝不可能存在着一座活火山。阿巴拉契亚山脉在历史上原本没有发现过火山。不过,至于花费,倘若有必要组织一支登山队,开支必定不少,但你有全权来处理此事。”
“沃德先生,我一定会以最佳的方式来见机行事。”
“我还要提醒你,务必要格外小心谨慎。那一带地区的百姓情绪已经够冲动了。最好暗中行动。一定别提及我刚才向你说到的那些疑虑,最重要的是要避免引起任何新的恐慌,”
“我明白。”
“你将受命去见莫干顿城市长,他将会帮助你。斯特拉克,我还要再次强调,要特别谨慎,别向任何你认识的人谈及这次使命,除非十分必要。你的智慧以及干练向来有目共睹,这一次,我相信,也一定会成功。”
“我所关切的只是,我什么时候动身?” “明天。”
“明天,我就离开华盛顿,后天,便可到达莫干顿。”
对于那即将等待我去完成的使命结局如何,说实话,很难预料。
我立即回到家,着手准备启程。次日傍晚,我已到达罗利,在罗利度过一夜,第二天下午抵达莫干顿火车站。
莫干顿不过是一个小城。建筑在侏罗纪岩系地层上,呈现出某种生机。
城里已有难以计数的散发着并不那么令人喜欢的气味的矿泉湖,不过,仅管如此仍然对游客有吸引力,莫干顿城四周是一片富饶的农业区,麦田随处可见,莫干顿位于沼泽地中央,沼泽地上处处生长着苔藓和芦苇。沿着山坡森林终年四季一派葱绿,整个地区所缺少的是能够提供动力、光和热,其价值难以估计的天然气矿井。而在阿勒格尼河谷的大多数地区,天然气矿井却特别丰富。村庄、农庄相连,一直延伸到山林边缘。如果爱里巨峰被证实确是火山,如果大自然的震动或者说狂怒波及到欢乐田园和莫干顿城,数以万计的百姓的生命财产将受到威胁。
莫干顿城市长伊里亚斯-斯密斯,高个儿,精力充沛,极有事业心,大约四十岁,身体相当健康。他酷爱狩猎熊、豹以及其它种类的野兽。这些动物当时仍经常出没在阿勒格尼的荒谷和大森林。
斯密斯先生本人便是富有的农场主,在周围一带拥有好几个农庄,他经常甚至不惜路途遥远去拜访佃户,事实上,只要公务不太繁忙,因而不得不呆在他在莫干顿城的住所,他总是出于酷爱狩猎的天性,兴致盎然,在周围一带山野探索奔波。
我直接去到斯密斯先生的家。由于事先已收到电报,他正期待着我的来访。没有任何客套话,他坦诚地接待了我;嘴上刁着烟斗,桌上放着一杯白兰地。仆人接着又送来另一杯,在正式开始会晤之前,我得向主人敬上一杯:
“沃德先生派你前来会我,”他对我说,语气随和。“很好,让咱们为沃德先生的健康干杯。”
我同他碰杯,为我的头儿的健康把白兰地一饮而尽。
“告诉我,”伊里亚斯-斯密斯问道,“眼下他有何担忧?”
于是,我便向这位奠干顿城市长坦诚相告我这次来到北卡罗莱纳州的使命缘由和目的。我让他相信,我的上司已全权授予我完成这一使命的权力,而且会给予我一切支持,无论是在经费或任何其它方面,以便能最终使真相大白,解除这一带百姓因爱里巨峰的奇事而怀有的恐惧。
伊里亚斯-斯密斯听着我的讲话,没有说只字半句,不过,好几次把他的和我的酒杯斟满。这当儿,他不停地吸着烟、显然,他对我的叙述十分关注。我看见他的脸颊不时地因激动而泛红,他那在浓眉下的眼睛目光闪烁。无疑,莫干顿的这位行政长官对爱里巨峰有关的传言深感不安,而且像我一样焦灼地想查明所有这些现象发生的缘由。
当我结束谈话,伊里亚斯-斯密斯沉默片刻,打量着我。然后,他平静他说,“看来在华盛顿,有关人士想知道在爱里巨峰底会隐藏着什么秘密?”
“正是这样,斯密斯先生。” “你也想知道?” “是的”。
“斯特拉克先生,我也一样。” 我们显然都因好奇心而格外亲近。
“想必你会明白,”他接着说,抖掉烟斗里的烟灰,“作为一个土地拥有者,我对与爱里巨峰有关的事极为关心;作为市长,我有责任来保护我的选民。”
“出于这两方面的考虑,”我说,“才使你急于想揭开发生这些不同寻常的现象的原因!亲爱的斯密斯先生,这些现象对你以及你的选民来说,同样非常离奇得难以解释,而且同样是一大心患。”
“斯特拉克先生,当然难以解释。在我看来,我本人根本不相信爱里巨峰可能是一座火山。阿勒格尼历史上并没有任何火山活动的纪录。从地质学的意义上来看我本人在临近地区从来还没有发现过任何火山渣、溶岩或任何火山喷射岩石或诸如此类的东西所留下的迹象。因此,我本人不相信莫干顿有可能会因这样一种谣传而恐惧。”
“斯密斯先生,你真的这样认为?” “不错。”
“可这一带的百姓确实一直感受到大地在震动。”
“是的,大地震动!大地震动!”斯密斯先生重复道,摇摇头,“可最重要的是到底是否大地真的在震动?当大火燃得正旺时,我正在我的威德隆庄园,离爱里巨峰还不到一英里、空气中确实有什么东西在颤抖,可我并没有感到地在震动,摇晃。”
“可从沃德先生收到的情报来看——”。
“这些情报是在惊惶失措下提供的。”市长先生打断我的话,“我本人从不相信地在震动。”
“可你怎么解释在峰顶上空明显地升腾的火焰?”
“不错,斯德拉克先生,至于火焰却与此无关。我也看见了,亲眼目睹在数英里之内,云层确实被火光所映红;而且声响确实来自爱里巨峰的圆形坑口,一阵阵的嘶嘶声好像有一个巨大的锅炉被蒸汽冲开一样。”
“你所提供的这一证据确实可靠?” “当然,我亲耳听见的。”
“斯密斯先生,就在其声响中,你可确信你真的听见这一现象中最引人注意的一种声音,像巨翅拍打迸发出的那种声响?”
“听见过,斯特拉克先生,可只有某种其大无比的巨鸟才能居然在火焰熄灭之后飞去,而且只有巨翅才能发出那样不可思议的、奇特的声响。因此,当时我就不免疑虑丛生那是否会是我的错觉。爱里巨峰准是某种尚未为人所知晓的飞禽走兽的避居处!他们长久以来是否一直没有露面,只在他们那特大的石岩巢袕上空飞翔?总之,这是一个迄今仍无法解开的神奇之谜。”
“可咱们一定要彻底解开这一个谜结,斯密斯先生,如果你能帮助我的话。”
“斯特拉克先生,我一定乐意效力,明天咱们就开始行动。”
“行,明天。”于是我和市长先生分手,去到一家旅馆,办理完一切手续,准备在这里过上一段时间,或许会无限期地延长下去。进完餐,我给沃德先生写了一封信。当天下午,我再拜见斯密斯先生,打算同他一道在拂晓时离开莫干顿。
我们最先考虑的是要在两名有经验的响导带领下登上山。这两位响导曾经攀登过蓝岭山脉的朱契尔山以及其它山峰。当然,由于知道爱里巨峰的悬岩绝壁无论从何处都无法攀援,他们从来没有足够的勇气去尝试过,此外,在没有出现如此令人震惊的现象以前,爱里巨峰对旅游者并无特别的吸引力。斯密斯先生所熟知的这两名响导胆量过人,登山经验丰富,值得信赖,在任何险阻下也不会退缩。我们决心在他们的带领下为达到目的去克服重重困难。
最后,斯密斯先生对我说,或许,进入爱里巨峰腹地不会像原先所想像的那样艰险。
“为什么?”我问。
“因为不久前一块巨石从山峰一侧滚落而下,或许会留下一条可以行走的小径或通道。”
“斯密斯先生,咱们真走运,机会难得。”
“斯特拉克先生,最迟明天咱们就会让一切真相大白。” “好,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