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相当于光弓持有者拥有了这种能力,几个傀族实力也会大损

傀们注视探险队的表情似乎在说,也就相当于光弓持有者拥有了这种能力,傀族的占据需要消耗晶能,转化为本源能量的晶能

那道火红的人影,除了精修火系的沐祖,还能是谁!
可是……这种就算带了一个人,在半空当中仍能够疏忽前后,来去自如的能力,绝对不是一个团级就能做到的。
难道说他一直在隐藏实力,扮猪吃老虎……似乎,没有这个必要亚,如果老头刚才就是这幅龙精虎猛的样子,战况究竟该往哪方面进展就是两说了,何必让大家,让他自己都溅一身血呢。
杨帆心下嘀咕,念头急转,幸喜他还记得,现在正是在战斗中,不是该吃惊的时候,拔足重又往湖中奔去。
从探险队被击飞,到现在折向降落,说起来那么多,实际上也就数秒间,几眨眼的事,情况瞬息万变,笔墨难以形容。
仅仅是短暂的一触,杨帆就没有注意,看到探险队落入湖中并开始努力的往湖心扑腾而去,傀们完全没有追赶的意思,似乎反倒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身体慢慢缩小,又变回了人类的本来样貌。
直到湖水里已经游出数十丈远,众人终于来得及松一口气回头审视,方才发现,傀们注视探险队的表情似乎在说,游吧,使劲游吧,反正你们也没多少时间好蹦跶了。
看着他们的古怪神情,众人尚且疑惑不已,待见到其中一人从腰间掏出一个筒形物事,杨帆脸色终于变了……
“光弓!”
虽然此刻弓臂还未弹出,弓弦都没有张开,可作为联赛最受追捧的远程武具,杨帆又怎么可能不认得。
既然认出了这个,一瞬间心念电转,杨帆自然也就明白了,这是阴谋,从头至尾都是……
唤醒仪式的强行中断,的确已经令傀们元气大伤了,至少比探险队们想象的更严重,他们其实已没有必胜把握,所以干脆用剩余能量,具现出了华而不实的镰骷变身,目的就是将探险队吓跑吓远。
如果一开始就抱持这个心思,很容易就能够预判,探险队会躲避向的区域,就只有魍湖水中,在水中无论躲避还是逃逸都速度有限,可是光弓这种远程利器的最佳标靶啊。
这些傀,可不是被占据之后,就只知道机械服从,再没有通常被称之为智商的那种东西,恰恰相反,他们的智商似乎还相当的高呢!
相比于杨帆的骤然猛醒,探险队中另一个智囊,刚才还意气风发的沐祖,就可以用痛心疾首来形容了。
这么明显的骗局,自己刚才怎么会没发现呢?!
镰骷变身以后,防不胜防的追魂刺仅仅是最上不得台面的攻击技啊,威力更大的噬魂爪、裂蹄践踏对方用都没有用,难道还不够看出对方的外强中干么?
然而无论怎样懊悔,怎样痛心,现状都已经无法改变,如今最迫切的问题,便是要如何面对对方的光弓狙击啊。
虽然说,由于致命预感这种东西,躲避远程攻击一向是人类的强项,可那得在能够自由行动的地方啊,在这种根本无处借力的湖水当中,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呀!
“空气炮!”“炎爆!”几乎不约而同,村长峦苍掣出火箭筒往后方湖面射了几炮,沐老头也赤红了手掌往水面拍去,手前虽不见火焰,却明显可以感觉到,那股无形有相可以令空气扭曲的灼热能量。
空气炮爆开,湖面上水花四溅,迸溅的水幕足足有数丈之高,而沐祖两手按下,更仿佛两块烧红的烙铁插进了冰水里,一瞬间“嗤嗤”声充耳不绝,大量蒸汽从他身边瞬息蒸腾而起,迅速弥漫在探险队人身周。
水花雾气顷刻间结成屏障,隔绝了傀队对探险队的锁定。
光弓箭矢射速超过传统子弹甚多,就算旅级异能者,也无法在其出弦之后,以纯粹的反应进行躲避,只能在攻击将真正威胁到生命之际,通过神秘莫测的第六感感应。
所以对于探险队的人来说,能否看到光弓的发射时刻、发射轨迹,对他们的规避并无影响,水幕的遮蔽效果,是针对傀单向的。
可并非只有峦苍沐祖想到了这个办法,空气弹、炎爆出炉的同时,其它人也都在奋力撩拨水花,只不过效果,相比两人要弱一些罢了。
湖面上水花四溅,雾气蒸腾,探险队的身影转瞬间消失,湖边上,拿着光弓的傀脸上露出笑意:“哼,就知道这些虫子会用这招!闻风,过来,给我用用!”
“就来。”不远处,闻风正回收自己的殖装分身,神情委顿。
数人当中,就以他损失最大了,先是被击伤,复又被打断唤醒,就连唤醒成功那蚁兽头颅,都被沐嫀一枪破去无法晶能回流……
现今收回分身,脸色总算稍好了一点,与他分身对战的那只巨蚁,在探险队破坏掉唤醒仪式的瞬间,已悍然转头没入丛林溜掉了……
杨帆虽然做出了许多估算,似乎并没有估算到,蚁兽两不相帮掉头溜掉的可能性,也就幸亏是漏算,与蚁兽联手抗敌的筹划没有成功,若不然,现在真不知道他们要手忙脚乱到什么地步。
光弓的话细品一下其实有些问题,“闻风,过来,给我用用”,用什么?要怎么用?难不成要用对方一个大活人么?
话虽古怪,闻风却毫不意外,整个人走到光弓身前,将手放上对方头颅,闭目凝神。
手掌与头颅之间,一道道硅基分子链瞬间破开体肤,相互交连起来,光弓要用的,似乎还真是闻风这个大活人。
几乎与此同时,湖心里的沐祖叹了口气:“只希望……希望对方五个人里不会有精神感应能力者罢!”
虽然因为占据,傀失去了异能者一些敏锐感官的能力,可它们也获得了正常能力者所没有的额外使用方式,比如说——能力借取。
两个傀之间,只要进行晶能网络连接,就可以直接借取对方的能力,就跟自己拥有没什么区别,对方无论哪个人,只要拥有看透水雾障碍的能力,也就相当于光弓持有者拥有了这种能力。
沐老头感叹声只是刚落,一股熟悉却又冰冷的意识波扫过了众人身体,那是傀意识的特有征兆。

“如果有一个办法,虽不能保证唤醒仪式一定被破坏,却有机会,在这里把这些傀彻底解决掉,你们干是不干?”联络卡中,杨帆神秘的道。
“咦?还有这种办法?” “干,为什么不干?”
“唔,你且说来听听。”耳孔里立刻传来七嘴八舌的声音,就算是董存瑞,都已经举着炸药包站起来了,如果忽然知道有别的办法可以解决,也一定会询问一下的罢?
“方法其实很简单,必须出其不意,而且速度要快,动作要齐……”
“这些我们都能做到,你就说吧!” “攻击白蚁。”杨帆说出了答案。
“不打他们,打白蚁,你疯了,本来我们仇恨已经很高了,你还想继续ot(不明白的去了解下山口山),等着两边合起伙来收拾我们吗?”
“而且,那也根本不会有效果呀。白蚁比他们还不怕被打呢,打他们至少还有点希望,打那怪物,只会越打越麻烦而已。”
峦苍岑凌一时想不明白,沐祖老头却有些悟了,拦住两人道:“让他说下去!”
“我的意思是,你们把白蚁……”杨帆挥手一切,做了个一刀两断的动作,“紧着还没被占据的地方切,能多带一块是一块,只要别让占据的部分大过完好的地方就行。”
虽然不明白占据过程中的晶能运转方式,对于占据反占据间的运作,由于曾经亲身感受过,杨帆却是了然于心,没有晶核的主体意识,只要完好的地方大,反占据基本都会成功。
这是一种纯粹能量的比拼,拼的就是谁的地盘大,谁地盘上蕴含的晶核能量足,一目了然。
“反正这怪物也不怕被切,切开了,那是帮它们摆脱唤醒,一边灭了它的族,却救了它的人,另一边直接要抹消它的意识,就算是只动物,也应该知道怎么选择吧?”杨帆续道。
“切完以后,我们这边大,他们那边小,算上这个,我们是不是就有与他们一战的实力了?”
“而且,还不只如此呢。”杨帆话刚刚说完,沐老头忽然插嘴进来,“傀族的占据需要消耗晶能,被切下部分里的晶能相当于凭空被夺,几个傀族实力也会大损。”
晶能怎么回事杨帆不清楚,沐祖年老成精,见识极多,却是知道的,听了杨帆一席话简直如梦初醒。
一群人几句话间确定了行动方案,几秒钟后,便再次向傀们发动了不死不休的攻击。
当然,仅仅是假象而已,依然破不开傀的防御,依然无功而返的一次进攻,双方距离已经拉近到了一定程度,就好像傀队第一次奇袭一般,探险队也选择同一种方式发动了袭击。
完全是猝不及防!
见到探险队歪歪斜斜的进攻之后,傀队大半愣然,还以为探险队久攻无果,自暴自弃了呢,一时甚至不晓得动手。
于是,一阵刀光剑影,四颗足球大头颅跌落……
虽然仅是当初巨蚁的六分身,这些巨蚁体积也颇是不小了,身长都在两米左右,直立起来跟人类体格也相差不多了。
接受了杨帆紧着边切的指令,对于占据刚刚过半身的这些巨蚁分身,探险队竟不约而同选择了砍脑袋一种做法。
一、二、三、四……喔,对了,还有一颗,便是沐嫀面对的闻风所唤醒的对象。
此人似乎是傀队智囊,竟然一瞬间看出了探险队打算,不光一伸手拦住了沐嫀进击,还大喝一声意图出言提醒队友。
只是可惜,出声时已经晚了,不仅队友头颅尽皆掉落,暴喝之后,他只觉身侧一阵呼啸风响,等扭过身时,高速旋转的沐嫀飞枪,已经戳正蚁兽头颅正面,一瞬间将那东西旋成无数小片,变成了一窝普通白蚁。
蚁兽分身似乎也并非无限,当分散成原始个体大小之后,也就不能继续分散了,这时再受到攻击的话,似乎就会如普通白蚁一样,骨肉成泥,再无复活的机会。
这样一来,其余被傀队“感召”成功的四颗足球大的白蚁,似乎……已经不需要考虑它们的杀伤力了,体形不够,缺乏了最具进攻性的冲击力,它们也就完全不具备威胁了。
“嗷……”终于意识到探险队都干了什么,傀们发出一声如野兽般的暴怒嚎叫,声音中带着痛楚,带着狂怒。
唤醒仪式,是不能以这种方式终结的,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无法提早离开,这不仅仅是一种规则,最主要是因为,进行唤醒仪式的时候,他们需要先将自身晶能进行转化。
转化为某种特定的属性,或者,也可以称之为本源能量,才能够逐步侵蚀对方的能量,直到最终彻底掌控,而除本源能量之外的晶能属性,都不具备侵蚀之力。
附加属性的晶能,可以将对方的晶能彻底磨灭、消除,却无法转化对方的意识,令其绝对服从。
这就是唤醒仪式强悍的地方,同时也是它的致命弱点,因为,转化为本源能量的晶能,就不再具备认主能力,一旦与身体脱离了直接的交流关系,立刻就会六亲不认。
就算马上离开的手手再放上,把断掉的部分长合起来,也绝对收不回了……
而对于傀族来说,晶能比什么都来得重要,那代表了实力,代表了地位,代表了上位者的眷顾……那才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根本啊,重要性超越血肉,甚至是自己的身体!
一瞬间被斩去了那么多,他们又怎能不暴跳如雷,激愤成狂!
“嗷……”伴着狂嚎,他们的身体一个个开始生出变化,从二米过些的身材,一个个变到了三米往上,身体表面肌肉虬结,粗壮的骇人。
而且形象也大幅发生了变化,弯角,纵目,勾爪,箭尾,反关节蹄足……一如传说中的镰骷族人模样。
“镰骷变,都已经这样了,他们竟然还能镰骷变?”见此变故,沐祖倒抽一口冷气。